服饰商情网

 设计要闻 设计大赛 科学技术 流行发布 对话设计师 设计师档案 服装院校 设计专题 时装评论
 当前位置:设计 / 对话设计师 / 文章内容 新闻搜索    
时装屋在秀场上花的功夫可不少于衣服
信息来源: 界面网 分享到 2016-6-17 15:00:36

    你能想到的所有一线大牌都来中国办过大秀,而且排场惊人,但这背后的故事又是怎样?
 

    Chanel 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两周前,一列专线火车由伦敦向西北方向进发,它欢腾地将乘客送往布莱尼姆宫——Dior早春系列的发布现场。列车发动后不久,Instagram上冒出各式滤镜美图就足以撑起一条新闻,此时距离开秀还有个把小时。
 
 

    Dior 2017 早春系列

  品牌创始人Christian Dior倘若在世想必也不会感到意外,因为周边的大牌们各个身手非凡:Chanel把度假系列搬到了古巴;LV则选择巴西沿海的一座UFO建筑走秀;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发布最新系列的Gucci声名大噪。

  正如Armand Hadida所说:“朴实无华的走秀已成过去式。”这位巴黎老牌买手店l’Éclaireur的创始人虽说没有亲历过二战后的百废待兴,可对当时秀场并不陌生。“仅少数受邀媒体和顾客得以进入Christian Dior的工作室,”Armand Hadida描述说,“他们坐在靠背座椅上,全程只有笔头划过纸张的沙沙声,以及围绕衣服的几句评论。”模特在“报幕员”引荐下出场。“第九款,Bar套装!”于是,观众一边赞叹,一边勾选需要预定的服装号码。时至今日,巴黎蒙田大道上的Dior总部仍旧保留着那间用来走秀的屋子。
 
 

    时装潮流在紧接着的40年里不断变化,秀场却总是老样子。出生于马来西亚的Christine Low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模特经历,活跃于1987-1993年间——“当时发布会规模不大,主题主要借由音乐来呈现,”她回忆说:“哪像现在,大皇宫每年都被Chanel改造出不同模样。”

  可再平静的水面总会起波澜,比利时外来者Maison Martin Margiela就是那颗石子。1989年,时任《独立报》时装记者的Roger Tredre按照邀请函上的地址来到巴黎郊区的一处荒地:“秀场就像战争中被轰炸过一样,光源来自毫无焦点的泛光灯。”模特在坑坑洼洼的T台上跌跌撞撞,一旁席地而坐的除了媒体、买手之外,还有很多住在附近的北非人和印度人。
 

  如果说设计师的奇思妙想是场心血来潮,以利润为导向的奢侈品集团通常更为现实。“从1990年代起,时尚界展开了一场军备竞赛。”法国巴黎银行奢侈行业分析师Luca Solca发现,时装屋们绞尽脑汁,试图用秀场和布置惊艳四方,给买手与媒体留下深刻印象。
  起初,时装屋通常代理公司寻找制作公司。慢慢地,品牌与秀场设计、搭建公司的距离越来越短,总部位于荷兰的大都会建筑事务所(OMA)便是其中之一。从2000年起,OMA开始为Prada设计各地店铺、展览馆、艺术中心,最后连秀场也承包下来。“我们和时装设计部门同时开工,双方由同一个概念出发各自设计,互相启发、补充。”项目负责人Ippolito Pestellini Laparelli表示,“和设计其他空间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,我们必须体现时装秀的功能性。”
 

    Prada 2015 秋冬系列

  由OMA设计的秀场从来都不是一览无余式的传统路线。去年,OMA为Prada 2015秋冬系列设计出了一座宫殿。把不同大小的房间等比例地由大到小排列起来,在视觉上创造出一种“延绵不绝”的效果。设计团队还选用了质感厚重的蓝黑色大理石材质作为墙面,营造了秀场“高冷”宫殿的基调。在天花板、地面和房间门框处,几何形镂空的铝片被大面积使用,为整个秀场带去了持续的动感。
 

    Prada 2015 秋冬系列

  层出不穷的空间创意自然要用真金白银来买单,一线时装屋和新兴设计师之间的差距因而越来越大。

  如今被人们誉为设计天才的Alexander McQueen年轻时曾一度以全名“Lee Alexander McQueen”领取国家贫困补贴。1996年,当他找到LVMH这座黄金靠山之后,秀场发生了质的改变。1998年,Alexander McQueen在发布会现场用机器人喷漆;2003年春夏系列发布会上出现了一条沉船遗骸;2006年,Alexander McQueen以全息投影“请出”超模Kate Moss,后者身着白色长裙的影像在空中舞动。这一幕画面在伦敦V&A博物馆举办回顾展“野性之美”时被再次重现,并配上《辛德勒的名单》中的电影配乐。
 

  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,这个道理大家都懂。成本也就成了一个暧昧话题。Fendi于2007年在长城的那场时装秀,外界普遍猜测开销在1000万美元左右。近期,Chanel全球精品部总裁Bruno Pavlovsky面对《电讯报》提问时没有给出北京复刻秀成本数字,但预估几百万欧元肯定逃不了。“走秀结束后,销售额总会出现上升,有时是顾客隔天来电要求预定秀款,有时是两个月后年轻人来店里购买唇膏。”他说道:“我们作为品牌需要寻找和不同类型顾客对话的途径。”

  花样百出的时装秀不光有漂亮的销售数字为报,还可以帮助品牌迅速打开新兴市场。“这或许就是LV选择巴西,Fendi选择长城的原因”,Armand Hadida分析说。

  2007年的Fendi长城秀被看做中国时装大秀的一块里程碑,对于背后制作公司Apax Group来说同样如此。“Karl Lagerfeld前来说了他的打算,”客户副总监Alex Woo回忆说:“我们最终决定挑战最难以实现的地点,那就是长城。中间过程很辛苦,被打回过无数次。”
 

  摆在面前的挑战在于观念——那是一个文化遗产与商业难以共存的时代。2007年初,媒体集体炮轰星巴克在北京开设的分店,认为它在糟蹋中国传统文化。半年后,星巴克顶不住舆论压力撤离了故宫。Apax那群“执着”的人前后筹备了两年,最终让88套外国时装从雄伟的历史建筑里走出来,也让品牌走进中国观众心里。

  “北京天坛、地坛、十三陵水库、上海老船厂、桂林溶洞……”Alex Woo列举了近10年来他“改造”过的地方。两年前,他为Michael Kors特意向庞巴迪借了一架飞机,停在虹桥机场用于走秀。随着奢侈品牌大军入驻,几乎所有一线品牌例如Chanel、Dior、Hermes、Louis Vuitton、Armani都来中国走过一轮。

  Fendi拿下了长城、Chanel将秀场搬上黄浦江上的一艘驳船,Louis Vuitton则是把火车头分成七、八节从巴黎空运来上海......也许应了“穷家富路”这句老话,大牌们来到中国时十分讲究排场。Christine Low结束模特生涯后开始承接国际品牌的活动业务,她所服务的公司Activation Group经常被要求“去别人没用过,至少直接竞争者没用过的地方办秀”。
 
 

  对比欧洲常规时装周规模,“这里的车辆接送、后台面积、after-party要求更高”。她解释说:“但别人都在做,你不做的话,知名度就低了。尽管奢侈品消费在放缓,中国人去到外国旅游时还是会冲向LV、Chanel这些被摆上神台的品牌。”

  但更多时候,T台上美轮美奂的成衣展示是为了推动品牌其他产品,例如香水、彩妆、手袋。Christine Low与好友、同样来自马来西亚的造型师Andy Koh时常合作。Dior北京复刻秀中模特干净透明的妆容和简单别致的马尾,便是出自工作室 Andy Creation 之手。“整场秀一共35位模特,给她们上妆上发的造型师人数超过60人。”临上台的最后一刻,造型师都在后台忙碌着。

  两年来,Andy Koh明显觉得秀场造型需求放缓了。在全球范围内遭遇销售额下跌的奢侈品牌小心地打理每一笔支出,举办时装秀也越发谨慎。Chrsitine Low回忆说:“从去年开始,起码三场大型活动取消。”她曾经的老同事Sean Lee亦有同感,“几乎所有顾客都会反复确认:活动是否在预算金额内”。
 
 
    LV 2016 度假系列
 

    Louis Vuitton 2017度假系列

  好在中国只是奢侈品牌全球巡游的一站。自从被称为早春系列流行开来后,品牌就好像一支打上鸡血的十字军征战各地。不少时尚编辑突然发现,自己的飞行里程数骤然飙升。Louis Vuitton在过去三年内去过摩纳哥、加州棕榈泉、里约热内卢。Dior移动路线则是:纽约布鲁克林、戛纳泡泡宫殿和伦敦布莱尼姆宫。仔细研究的话,不难发现品牌其实总在顾客身后如影随形。时装秀每到一处,几乎就会有新店开张。
 

Dior 2016 度假系列

Dior 2016度假系列

  法国时装设计学院(IFM)校长Patricia Romatet说道:“这些11月上架的度假系列销售时间最长,通常在成衣营收中占到60%-80%。”时尚秀和销量虽然算不上直接关系,但就好像多米诺骨牌。“一旦发布会造成轰动,品牌便可提升自己在媒体和消费者心中的好感,营收增长就变得顺理成章。”Luca Solca分析说。

  数字时代更是放大了秀场的重要性,“Instagram-worthy”(最值得传上Instagram)成为时装周期间的高频词汇。不久前,Chanel在北京重现了“巴黎在罗马”高级手工坊系列的发布会。超过1400名受邀观众分成两批涌进秀场,几分钟后,有关走秀服饰、明星嘉宾、现场布景的照片迅速流向微信朋友圈。

  秀场,这个长期以来为媒体和买手所专有的领地,正被迅速民主化。首次在伦敦时装周上为品牌设计秀场装置的英国数字艺术设计公司Universal Everything很快意识到这一问题。为了展示MCM与设计新星Christopher Raeburn的联名微系列,Universal Everything以彩色数码技术模拟风、雨、阳光等不同气候。资深制作人Gregory Povey说道:“整个筹备期跨度长达3个月,时装秀的难点不光在于其寿命短不可逆,同时还要考虑到4000多万置身于秀场外的老百姓。”
 
 

MCM x Raeburn 2017春夏系列

  当行业基准与走秀频率双双走高,奢侈品牌的造梦工厂也只好开足马力,你追我赶了。家家时装屋都希望发布会可以成为经典,即将拆毁的船厂、尚未开幕的大楼、从未有人登顶的高峰......这些地址光光听上去就已经噱头十足。有些尴尬的是,等到六个月后产品正式上架时,你可能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只是秀场气氛烘托下的衣服。就好比失去音乐铺陈的电影,究竟能否演得高潮迭起还需要看人。
 
 
 
 相关资讯
网友评论:
查看所有评论
我要发表评论
发表评论
标  题: *
内  容: *
评论人:
联系方式: *
 
  • 您将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、言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提醒:不要进行人身攻击与无聊谩骂,谢谢合作
 
关于我们   版权声明   联系我们   友情链接   
版权所有  上海梦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      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(ICP):沪ICP备11046284号-4
电话:021-52911363    32010319           传真:021-32010319
服饰商情网E-mail:dh_cc2010@163.com 上海梦海文化传播·服饰商情E-mail:dh_cc2010@163.com
交换链接请点击交谈:714068997